第107章:鸡声鹅斗
作者: 点晴之章节字数:84102万

谢芳华从后门楼梯上了三楼,烟雨阁的门口等了两个人,一个是程铭、一个是宋方。

“我当初年轻的时候,骑马射箭,不输于你们。只不过如今好多年没赶路了,不过这区区百里路,我还能受得住。”大长公主道。

谢芳华忽然勒住马缰绳。

单从李猛这些年府邸除了女儿,没儿子来说,她自然是功不可没。

卢雪莹点点头。

皇帝、忠勇侯、英亲王等在场的所有人都看着孙太医和谢芳华。

“皇上面前,不得无礼!”永康侯训斥了一句,见他仿若不闻,依然盯着谢芳华不移开眼睛,心中气怒,“这是永康侯府的小姐谢芳华!她虽然多年缠绵病榻,脸色苍白些,但不至于将你吓成这副样子,你总盯着她做什么?”

谢墨含点点头。

谢墨含挑开帘幕,看着吴权,“公公这是要去谢氏米粮”

也不敢相信!

他顿时大喜,“你……你们没死?”

秦铮点头,“不错,死门也是门。”

云水嘎嘎嘴角,“就算你说得对,但是跟谢家人走,岂不是失了你的初衷?”

“就算折损了忠勇侯府的闺训,似乎也与四皇子无关。”谢芳华道。

秦铮走进了小厨房,一屁股坐在谢芳华坐的位置上,对她伸出手。

谢芳华不理会他又在打什么主意。只想着是不是该听从哥哥的建议不能继续留在这里了,否则的话,秦铮想抱就抱,她能一而再再而三随便让他抱的吗?

“侧妃还没睡!”小丫头收起讶异,往日这么晚的时候,大公子从不出现在这里。不过想想今日大公子去了左相府,午膳和晚膳都派人回来传话说不回府了,如今大约是和侧妃商量什么事情,连忙去屋里禀告。

“你竟然还笑?”听言顿时不满地道,“你的武功是怎么练的?我真是怀疑了,我自小陪公子一块儿长大,每日陪他练武,可是与公子比起来,我还是差得远,每次都在他手下过不了几招,而你就不同了,竟然能和公子对打,还能挑掉公子的玉佩……”

“秦铮兄?真磕坏了脑袋下不来床了?”燕亭是不怎么相信秦铮摔一跤能摔坏的。

谢芳华没听到秦浩的声音,回头看了一眼春兰。

谢芳华点点头,走上前。

谢芳华伸手拉过她的手给她号脉,片刻后,又看了她的样子,叹了口气,对英亲王妃道,“娘,这是小产了。”

刘侧妃哭了一会儿,见谢芳华去写药方,才想起什么,又赶紧问,“小王妃,她这……以后还能不能再怀孩子?”

这个月最后两天,手里还有月票的,亲爱的们,清零啊,别浪费。么么么么

谢芳华点点头,洗了脸,也脱了外衣,随着他躺在了他身边。

不多时,来福楼外传来一阵走远的马蹄声。

秦铮点点头。

“不自量力!”秦铮冷叱一声。

程铭当看到秦铮和谢芳华一怔,“怎么是你们?”

“芳华,你醒了?”谢云澜打量她气色,对她关心地问,“昨日你为了救郡主,累坏了,感觉如何?好些了吗?”

谢芳华点头。

谢芳华点点头。

“我带着人查了,老庵主的房屋倒塌,的确是年久失修,大雨连绵之下,承受不住,塌了。另外,芳华也查了老庵主的尸体,是被房屋砸死的。”大长公主不欲再多说,摆摆手,“你吩咐人赶紧去收拾,咱们这就下山回府。”

虽然依旧下着大雨,但是白天的路总比夜里好走,下山也快。

“住口!”大长公主“啪”地一拍桌子,怒喝,“你只是梦魔了一时醒不来而已。丽云庵的任何事儿,都跟你没关系。”话落,她道,“现在就跟我回京!”

谢芳华静静地等着她,也不催促。

小泉子悄悄走到跟前,,“皇上,您若是累了,就回寝殿休息一下吧。这些日子,您一直没曾休息。依奴才看,再这样下去,您快比李大人还要瘦了。”

小泉子额头冒汗,这两位大人,当真知道小王妃怀孕的事儿,连皇上也敢瞒,好自为之吧!

半个时辰后,上了山路。

在昨天遇到狼群围攻的地方,也没发生什么事儿,同样平安地度过了。

这一次不同昨日谢芳华来时吃了半个时辰的闭门羹,而是军营的大门开着,有一位将士带着几个士兵等在大门口,见秦铮和谢芳华来了,顿时上前,“小王爷小王妃。”

秦铮拉着谢芳华走了进去。

谢云澜却不再说,对她道,“上车吧!天色也不早了。我们回府。”

这一间房间陈设简单,屋中有些清凉,虽然打扫得干净,但显然是好久不曾有人住过。

“今日可发生了什么事情?”赵柯压低声音,向西跨院看了一眼,显然已经知道谢芳华住在西跨院了。

院落静静,无声无息,东跨院内也没传出一丝一毫的声音。

谢芳华摆摆手,“去吧。”

秦钰在一旁,随意地翻弄着,心下感慨,多年来,几代南秦皇上的先祖帝王一直想方设法费尽心机,想拔出谢氏暗探,除去谢氏,可是都不得其法,他们可否会想到,有朝一日,他们的子孙,就坐在这里,堂堂正正地看着谢氏暗探这些卷宗和整个谢氏暗探的秘辛锁链。谢氏和皇室联手,对抗北齐多年的筹谋

秦铮冷哼一声,回头看向谢芳华,“回去收拾你。”

秦钰随后跟出来,对秦铮道,“你近来不打算出去了”

“什么车”右相询问。

侍卫们也吓了一跳,齐齐地摇摇头。

英亲王立即转向谢芳华,见她脸色苍白,面色极差,嘴角还依稀有没擦净的血,立即紧张地问,“可有大碍”

补空缺之人,自然是年轻有才华的英俊之才,自此次文武考上过了左相和李沐清的考核,秦钰依照早先之言,立即直接提拔任职。

谢芳华抿唇,“如今还没出什么事情,只是我必须去证实一件事情,如今还不好说。”话落,见秦钰要反对,她肯定地认真地已经下了决定不容许反驳地道,“我必须要出京。”

“你”谢芳华一噎,恼道,“如今你到底明不明白我为何如此操劳,也是为了南秦江山,你若是不好好坐着这皇位,我辛苦一场,到头来,有何用处什么是利什么是弊你如此聪明,如何会不知随着我出京做什么”

秦钰脸色紧绷,“到底是我不明白还是你不明白说了多少次了,你比江山重要。”

金燕在车内抿着嘴笑,“铮表哥,芳华妹妹,你们这是出来逛街?”

秦铮没答话。

谢芳华笑着道,“闲来无事,出来转转。”话落,她反问,“你这是要去哪里?”

谢芳华看了一眼,伸手拿起一个翡翠的凤凰奔月簪环,看了片刻,跟着金燕手里的对比一番,对她道,“你手里的这只和我手里的这只雕工相似,但我到觉得这个更好些。凤凰奔月,华而不奢。”

谢芳华摇摇头,笑着将簪子放在她手里,“这个你戴着最是合适,凤凰奔月不适合我。”

谢芳华却揪住了掌柜的刚刚那一句话,对他问,“你刚刚说是一对钗?这么说还有另外一支了?”

聪,没错,还有一支,在后面的匣子里。”掌柜的立即道。

掌柜的又拿出房四宝,金燕显然对这些不感冒,谢芳华看中了一方砚台,偏头问秦铮,“这是蓝溪林海的玉砚,你要不要?”

掌柜的连连笑着点头。

    “两位就不要进去了!我家公子只喊了芳华小姐!”风梨顿时拦在二人面前。

    “就算不用芳华小姐,您就准许属下去给您找一个女子来吧!属下医术有限,您的身体实在是压制了这三年,已经压制不住了。这一次爆发,甚是强烈。若是不及时制止,后果也许比属下说得还要严重百倍。”赵柯眼睛也已经红了。

    院中和屋内暗室,简直是两方天地。

    赵柯颔首,“就是这么简单。其实,公子的病,一旦发作,只需要一碗女子的血就好。可是公子自从三年前实在厌恶了女子的血,便再不沾碰。本来这些年由在下施针,压制住了。可是不知道为何,自从公子接了您来,见了您之后,他体内的恶气便抑制不住爆发了。大约是因为压制三年的原因,所以,这次来势汹汹。我施针也压制不住。公子又倔强执拗,执意不用您的血,也不让我去外面找女子的血来。所以,如今公子昏过去了,我不能看着公子有救而不救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就快点儿吧!要我一碗血而已,是小事儿!”谢芳华立即扭头进屋。

    赵柯感激地看了谢芳华一眼,连忙对风梨道,“快去拿一只碗来。”

    谢芳华头疼得如崩开一般,她眼前有那么一片画面,似乎拉开了久远的记忆之河。

谢芳华反应过来,身子往旁边挪了两步,躲开了他。

谢芳华再次点点头。

“皇上知道这件事情了吗”谢芳华问。

见谢芳华来到,秦钰看了她一眼,说道,“去右相府吧,先救好李小姐再说。”

吉利不吉利又如何她选择的就是这样的一条布满荆棘的路,只是没想到,开篇便这么热闹,拉了右相府进来。

屋中,李如碧坐在床上,神色默然,半边脸血肉模糊一片。

右相感激地点点头。

“碧儿,听话。”右相夫人也连忙来劝,“你好生诊治,郑孝扬那个杀千刀的,娘一定要他不得好死。”

右相不再回答,已经没了气息。

管家随他身后冲进来,也“噗通”地跪在了地上。

为该书点评
系统已有84102条评论
  • 最新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