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7章:通时合变
作者: 点晴之章节字数:84102万

而在王宫的寝卧里。

王不仕皱眉:“可是我听说,世面上有人开始大肆收购股票,我想……”

他们对于大明这个邻居,显然所知并不多,不过,他们历来觊觎乌拉尔以东的土地,对于领土,有着巨大的野心,因而,对蒙古诸部的举动,也生出了极大的忌惮。

西山书院是以新学为体,本就讲究知行合一,因而,想去大漠的人,竟是不少。

方继藩拿出了五百万两纹银。

因而历来司礼监秉笔太监,往往都兼任着东厂掌印,同时,还负责虽是扈从皇帝左右,为皇帝出谋献策。

当然,这引起了王华的暴怒,差点没抽死这智障玩意。

谢迁等人,则是心里感慨。

弘治皇帝看了王守仁一眼,微笑,看来……他们没有说谎。

王守仁身后的方继藩也戴着墨镜,面上的表情,大家也看不清。

“皇帝’张口:“朕方才问,朕为汉天子,还要处置诸部的事吗。朕问了,你回答说,万岁。”

做宦官有什么用,努力了一辈子,不还是人的出气筒,给人背黑锅的吗?

朕……朕……

这令张懋有些奇怪。

独当一面,是吹牛的。

方继藩语重心长道:“做人哪,不能像为师这样耿直,偶尔,也要学会变通,再者说了,这确实是太子殿下的主意。这事……防的就是万一,若是没有人行刺,那么陛下肯定要追究。可若是当真有人行刺呢?到时,就是大功一件,你便是想说,你不是主谋,为师都要将这功劳推到你的身上,为师……的儿子,不太靠得住,想着将来老了,还是弟子们比较稳妥,好好干吧。”

说着,方继藩下意识的扶了扶蛤蟆镜,这蛤蟆镜,果然很有用,能掩饰内心的想法,别人看不到自己的内心。

一百九十多个少年,统统进入了书院。

朱厚照开始唧唧哼哼,大抵是,哪里有给你方继藩干活,还要自己掏银子的道理。

其实……他倒是有一个人选。

数十辆马车,到了西山交易中心,齐刷刷的壮汉,一字排开。

而这里的大多数商贾,此前家境并不好,不过是一群风口上的猪,恰巧飞了起来。

“本老爷,我……喘不过气来。”王不仕拼命呼吸。

他的眼睛,总是时不时的盯向王不仕,怎么看,怎么古怪。

方继藩顿了顿:“就说铁路,新修的铁路,是筹到了足够的银子了,这就要开工,可是陛下应该看到通州等地的炼钢量了吧,陛下觉得,这炼钢量,增加了多少。”

弘治皇帝有银子,却也不是大风刮来的。

今天去扫墓,路上严重堵车,晚上八点才回家,饭还没吃,先写了一章,待会儿去吃饭,等下还有一更。争取十二点之前吧。王不仕有一种欲哭无泪之感。

这一身行头出现在翰林院,顿时,无数的翰林围拢来,个个惊诧不已。

一两……

次日一早,王不仕起床。

弘治皇帝也觉得索然无味起来,懒得再和朱厚照计较:“都退下吧。”

方继藩懒得去看,只晓得自己有这儿子,也得抽他。

他们是阁臣,不是清流,清流可以对自己任何看不惯的事,抨击一通,反正也不必负上责任,而他们,说任何话,做任何事,都要负责的,成则是千古流芳,败则是万古遭人唾弃。

对于这些各种的报表已经统计数据,萧敬心里是极为忌惮的。

方继藩笑吟吟的道:“儿臣确实是斗胆,评论过太祖高皇帝,说是太祖高皇帝,诛杀了不少的豪强。”

国富论之中,其中最可怕的敌人,就是银子流不动了,一旦流不动,大量的作坊,失去了需求,会纷纷倒闭,无数的匠人,因此而失去生计。

弘治皇帝的脸,骤然拉了下来。

“呼……”王文玉取下了这两枚金刚石,放在手上,沉甸甸的。

人家就直接三百万两,直接梭哈,毫不犹豫,想都不想。

他豁然而起,发出大吼:“来人,来人,狗东西,给我收拾行囊,我要回京,我现在回京!”

可是……在这山下,却是一片郁郁葱葱,没有雪,虽然天气依旧寒冷,可是无数林莽,却出现在一行衣衫褴褛的人面前。

“王先生,王先生……”

王不仕道:“陛下斟酌着就是。”

五百万,不是小数目,若是玩砸了,那个王不仕,肯定完蛋。

这些翰林,最喜欢打听皇帝的动向。

“对。”朱厚照豪气干云道:“赏,怎么不赏?赏个什么好呢。”

这是自己的孙子,当然不能让他吃亏。

刘瑾忙是摇头:“不敢,不敢,孙儿不敢的。”

只是这外行厂……

实验……

朱厚照忙道:“快,快坠落,本宫寻寻他去哪儿了。”

“发出讯号,派人来,搜索,生要见人,死要见尸。”

教士点头,他抱着圣书,对此,表示认同。

好像……自己成为了私人顾问之后的一刻钟,又失业了。

公爵的头上,蒙上了绣着十字的裹尸布。

理发师已经收拾了他的工具,退到了一边,诚如他所言的那样,健康与否取决于正邪神明较量的结果,而不幸的是,高贵的公爵,虽然不断的放出了身体里有害的血液,可依旧还是没有抵挡的住魔鬼的侵蚀。

欧阳志坐着车,很快就抵达了这里。

方继藩皱眉:“现在保定和通州,欠西山钱庄的银子,已有上千万两了吧,这一年下来,连本带息,就要还数十万两。”

朱厚照翘着二郎腿,冷冷盯着一旁的刘瑾,刘瑾忙挤出笑容,就差喊出一句‘茄子’来。

欧阳志面无表情。

这里曾经很热闹啊,可是……这些学生们走了之后,一下子,清冷起来。

等方继藩出了宫,想到王文玉的处境,现在……也不知生死。

见了方继藩回来,朱秀荣和香儿都笑了,朱秀荣给方继藩解下外衫,一面道:“今日怎么一脸愁容,这又是怎么了?”

女子若被退婚,对女子的伤害是巨大的,现在刘焱请求让侄儿迎娶刘女医,这固然是难消弘治皇帝心头之恨,可是……对刘女医,不无好处。

“迎娶梁女医,你们刘家,配吗?”

却有人大笑:“哈哈哈哈………”

梁储淡淡道:“吾之女,不嫁尘垢粃糠之辈,以后,请万万不要提及这样的事,还请自重!”

上了贼船,下不来了,那就做贼吧,做个响当当的贼。

梁储心里放心了许多,拜下:“臣……多谢陛下恩典。”

一般情况,能准其设石坊的人家,不是致仕的高官,要嘛,就是立有大功的臣子,最次,最次,也是名气极大,以至于惊动了朝廷的人。

许多人不禁唏嘘起来。

他早没了方才的风采和斯文,脸色铁青,早知如此,还退什么婚啊。

“爹……妹子现在入了学,去了也是于事无补,爹你稍坐,我这就回去,看看是谁在乱嚼舌头,我去割了他们的舌头。”

不只如此,所有女学生,还需进行适当的锻炼。

弘治皇帝坐下,看了一眼方继藩,呷了口茶,而后笑吟吟的道:“继藩,现在,你可算是松了一口气吧。”

弘治皇帝不禁吹胡子瞪眼,你沈文是翰林大学士啊,引经据典,难道就找不到一个古时的先例来诠释?便不禁道:“那么张卿家,卿乃礼部尚书,卿来说说看。”

“为啥。”朱厚照瞪大眼睛。

朱厚照歪着脑袋想了老半天,才呼出了一口气:“难怪……难怪……难怪每一次天象,都是吉兆。可是为何,父皇都知道他们是骗人的,还有刘师傅他们都是心如明镜,为何还要豢养着他们,这群骗子。”

这是一种前所未有的满足感和成就感。

相比于朝中,那些读了一些四书五经,便觉得自己知晓天下事的人而言,这方继藩,才是真正的一身本事,朝中几人可以比得上。

张皇后不禁感叹道:“是当如此,人都说女子无才便是德,这岭南刘氏,能娶了你,这也是他们的福气。这岭南刘氏的子弟,真是福气啊。”

倒不说其他的,而是……似乎是因为弘治皇帝那一句没用,刺激到了张皇后。

而梁如莹今日救治,倒是指挥若定,颇有几分女中豪杰之风。

“太子殿下,齐国公,太皇太后已是转危为安,陛下有旨,这天,眼看着要亮了,还是待开了宫门,再入宫探望吧。”

那刘焱,顿是露出了会心的笑容。

没有起因,此前也绝没有任何不适。

她想起了方继藩教诲她的事,便道:“为人医者,当有仁心,若有一线生机,便需万分的精气去救治,小环,你来……辅助我!”

这是闻所未闻,见所未见。

她是读过书的人,怎么会不知道事情的严重。

方继藩这狗东西……这下他完了,看看哪,看看这狗东西做的好事,好端端的女子,竟给教成了这个样子。朱秀荣一听,顿时秀眉蹙起,露出担忧之色。

“能有什么隐情呢。”方继藩瞪着朱秀荣道:“陛下宽厚体人,秀荣啊,你别想岔了。我也只是随口一说。不过……你说有隐情,想来……这隐情定不是在陛下身上,以我所料,这陛下乃是天子,九五之尊,平素啊,听人吹捧惯了,咱们大明现在虽是海晏河清,可也不乏有只晓得溜须拍马,两面三刀的奸人啊。这些贼子,搬弄是非,能折腾出什么好来吗?陛下一定是被奸人所误,因而,才对母后,有所误解吧。当然,我是相信陛下一定能明辨忠奸,知晓是非好歹啊,皇上何其圣明啊。”

张皇后面上带着一副极洒脱的微笑。

到了戏台之下,茶点和瓜果都预备好了,朱秀荣侧身坐在母后一旁。

张皇后微笑道:“这戏,看的挺有滋味。”

她疾步跟着宦官出了房,十几个值夜的女医也早已准备妥当。

而后,就是预备宫廷的医用器械,除此之外,还有采买药材。

方继藩忙是捂着他的嘴:“殿下,慎言,我们是正经人,别这样,殿下什么样的女人没有,兔子不吃窝边草啊。”

“不过,说女医院是非的倒是有。”王金元小心翼翼的看着方继藩。

“这……这……这毕竟堵不住人的嘴啊。”王金元苦笑道:“这么多大家闺秀,抛头露面,如此稀罕的事,嘴又长在别人口里。”

方继藩一挥手:“滚!”

宫中很快有了反应,很快,萧敬竟亲自来了:“齐国公,你好呀。”

若是买中了,自是高兴的不得了。

体育场里,今日一场的足球比赛,其实看客并不多,一方面,这只是一场预选赛,还不至于引起发球迷们的兴趣。

看板上,竟是赫然五比零的战绩。

人死为大。

“不过……”李东阳倒是心念一动:“倒有一件,差不多的事。”

他想回去翻翻书。

刘健道:“陛下,陛下……”

方继藩嘴巴张得有鸡蛋大。

弘治皇帝不禁道:“这算是欺君之罪吧。”

“陛下……”刘健立即道:“老臣以为,祭祀不能继续进行了,未亡之人,岂有祭祀之礼。”

早就说了,自己的父亲,断然不会死的,我小诸葛方继藩,岂是浪得虚名。

那梁储几乎跺脚:“我还给方家随了礼呢。”

答案自在人心。

礼官很快,就取出了新的祭文,方景隆是新来的,他的祭文,需要专人撰写,可其他东配殿中的诸贤,都有现成的。

弘治皇帝道:“新津郡王若是在天有灵,一定要为之欣慰吧。朕在想,回京之后,朕该亲自祭祀新津郡王,借此大捷,以慰新津郡王和战死在新津的忠魂,这件事,让英国公去料理,命其承揽祭祀之事,择定吉日,朕率百官,亲往祭奠。”

朱厚照寸步不离的跟在方继藩的左右,方继藩则一脸茫然,看着这浩大的阵势,突然他发现,自己似乎不得不接受一个可怕的事实。

不过提起了王不仕三个字,萧敬眉飞色舞,一副很解气的样子。

萧敬立即面带微笑,身子微微弯曲,小小的后退一步:“奴婢遵旨。”

横冲直撞的人间渣滓王不仕号,无须乘风,却已破开万道海浪,犹如在海中狰狞的海兽,如疾风一般,朝着佛朗机三舰冲去。

自舰桥上,方继藩发出了声音。

在短暂的过去了片刻之后,又一轮火雨降下。

方继藩按剑而立,厉声喝道:“到了这个份上,我方继藩尚有随时以身许国的勇气,陛下自当会以国家社稷为重,岂会退缩。”

一群大臣哎哟哎哟的躺在病榻上。

那狭长的舰船,鼓着风帆,风帆之上,是白底红漆的巨大十字,十字的风帆,被风鼓起,似乎,佛朗机人也发现了这边的情况,他们显得震惊,万万料不到,会有舰船,比他们更快。

两船,擦身而过。

刹那之间,只这第一轮炮击之后,整个佛朗机舰上,已成了人间地狱,无数的炮兵,被炸了个稀烂,到处都是残肢断臂,甲板上的水手们,发现船体开始倾斜,他们纷纷落水。

萧敬委屈巴巴的看了弘治皇帝一眼。

相当于陛下不忿佛朗机西班牙人所为,向天下人宣示,自此之后,西班牙人,成为大明的死敌。

怎么能说滚呢?

“报什么仇?”方继藩平淡的道。

为该书点评
系统已有84102条评论
  • 最新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