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1章:随车夏雨
作者: 点晴之章节字数:84102万

“你笑得有些早吧?”陈晴风冷笑问道。

父子两人对视了一眼,选择了沉默。

“我欠殿下一份人情,来日必还。”倪月这话说得模棱两可,看似意味深长,可却又什么都没有。

凤家一门三杰,个个手握兵,权势滔天,要说不嫉妒,还真是做不到。

“只是没了这个理由。”秦寂言出言纠正,同时说道:“要是赵王得到顾千城,把人杀了,说太子遗物在本王手上,你们是不是也要把本王交出去?”

很快,十几头猛虎全部惨死,只余最强壮的那头,正怒气冲冲的与风遥对峙。

“很好,出发。”

“本宫能高兴吗?”又是翻页,顾千城怀疑秦寂言到底有没有认真看?

“挖你的心?”顾千城一怔,转念就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,“谁告诉你的?”唐万斤必然是知道了药王谷主的话,不然不会吓成这个样子。

顾千城不着痕迹的扫一眼,满意点头,秦寂言是典型的穿衣显瘦,脱衣有肉,身形非常完美,

“你小子,好!敬酒不吃吃罚酒。”赵王的探子也怒了,一拥而上。

顾千城哭得像个小孩子,眼泪鼻涕齐流,糊了秦寂言一身,嘴里仍不断的低喊着,“你怎么才来,你怎么才来。”

景炎强压心中的不忍,冷酷的道:“我不在乎你信不信,我给你三天的时间考虑。三天后,你若不答应,我便带着火焰果出去,至于你?我不杀你,你就永远留在火城吧。反正,我不说出去,天下没有人知道你还活着。”

顾千城坐在床头,看着赵王妃离去的背影,忍不住叹了口气:赵王妃之前对原主是真正的好,因为……

“好。”老管家没有再多说,立刻让人抬了担架过来,武毅钻进马车,将唐万斤抱了出来,见唐万斤一副昏昏欲睡的样子,武毅皱眉道:“别露出破绽。”

当顾千城听到顾家的消息后,先是为老太爷和承欢的离去叹息,接着又为顾国公奇葩的想法而震惊。

火焰果已经到手了,他没有留下来的必要。

秦寂言给顾千城的暗卫,此时化暗为明,当后方传来一阵骚动时,暗卫立刻跳下马车,一盏茶后暗卫过来,轻敲马车的门,“姑娘,程家的马车来了,他们一路和前面的人交换位置,和我们隔着六辆马车。”

封大人忐忑的打开圣旨,看到上面一溜串的谥号,头大了……

黑衣人很快就出现了,一行十六人,黑衣蒙面,手持大刀,一看就知不是好人。

顾千城一问话,黑衣人立刻答道:“小人奉庄主之命,保护顾姑娘。”

果然,当了皇帝的人就是不一样,简直是让人羡慕嫉妒恨呀。

他们在这里多耽搁半天,外面的人就多一分危险,前线战场上的事,就多一份不确定。

顾家几个主子都说见到了尸骨,还血流不止,可她们里里外外都查了,什么也没有看到,难不成,这群人活见鬼了!

试想,一个连自己亲生祖父,叔伯都不会放过的人,这样的人会是一个明主吗?值得追随吗?

猪头六听到这话,突然冷静下来了。

“你比我更辛苦,好在熬过这两天就没事了。”顾千城头也不抬,快速进食。

她不求情还好,越求情秦殿下越生气,“这不是小事。”顾千城的事,什么时候是小事了?

秦殿下已渐渐掌控了大秦,就算他们两人的婚事有点波折,顾千城也相信,他们可以解决。

但是……

顾千城现在根本没空管这个问题,她现在只想着,要如何解决这两个打手,还有离开顾家!

就是这一刻了!

没杀他就该庆幸了,她又不是他娘,还要照顾他一辈子不成。

顾千城恨死自己了!

“我爹他……也不肯。”焦向笛亦是一脸愧疚。

嘴上说着见谅,语气和神情却没有一丝见谅的意味,摄政王只当没有看到,指着左手旁的首位道:“秦王能与娘娘一见如顾,本王高兴还来不及又怎么会放在心上。不过,让贵客站着说话,着实是失我们礼,秦王,快快入座。”

“你的安危比较重要。”秦寂言当然知道,如果真要带人离开江南,焦向笛和顾三叔一家是最好的选择,只是……

“怕什么,你还会背叛长生门不成?而且那老东西也同意了,事情结束后,会给我们解蛊,到时候他要是敢不给我们解蛊,我们就弄死他。”子羊不认为这是什么大事。

五皇子这人怎么说呢?志大才疏,明明什么都不懂,可又喜欢胡乱插手,瞎指挥,好权势,刚愎自用。今天一个命令,明天一个想法,还要旁人必须执行。

“朕打你怎么了?你也不看看你自己办的什么事。大年初一朕取消所有的宴会,留在宫里陪你,可你呢?居然招呼也不打一声就跑了,你心里到底有没有朕?”一想到自己满怀期待回来,只看到空无一人的宫殿,秦寂言就气不打一处来。

每当禁卫的刀刺下,土丘就移开了,十几个禁卫也没有拦住土丘,只眼见那块土丘离秦寂言越来越近。

除去叫嚷的最大声的太监外,其他几位文臣、武将也都在用生命保护秦寂言,只不过他们不像太监那样叫出来罢了。

可偏偏顾老太爷很清楚,五皇子是有二心的,而且心思还不小。五皇子这次被老皇帝看押起来,必然是做了什么惹得老皇帝极度不满的事。

千城眼里,还有他这个老太爷吗?

暗卫出来,就看到一群精气神倍儿棒的兵,满意的点头,“就他们了,跟我走。”

“是的,我家公子想请殿下一叙,不知殿下可否赏脸?”来人问得小心翼翼,就怕秦寂言不同意,因为……

“啊……暴君,千城姐姐你绝对是暴君。”几个小伙伴哀声怨道,可顾千城完全不理会他们,让他们该干嘛干嘛去,明天一大早还要起来赶路。

三夫人最近掌管后院,别的事情也许办不到,悄悄放顾千城出去还是可以的……

顾家这样的家族,在顾千城看来根本走不远……

“你想要孩子?”顾千城猛地惊醒,扭头问道。

“保证!”顾千城重重点头,以证明自己的真诚。

顾承意仍然不信,围着顾千城转了一圈,再三确定这才放心。

“嗯嗯。”顾承意连连点头:“我和承欢都相信姐姐,可不怕一万就怕万一。姐姐没有害人之心,可并不表示其他人也和姐姐一样。姐姐,下次遇到这样的事,你别说走就走好不好?至少带上我和承欢,我和承欢是男孩子,我们可以保护你。”

子车的实力秦寂言是知道的,而且子车是一张王牌,一张没有人知道的王牌,有子车同行,他江南一行会很安全。

江南是个好地方,山多水多,朝廷要派兵攻打绝不是易事,可是……

越打越窝火,越打越憋气,要不是呼延千霆紧追不舍,单增都想直接甩刀不干了。

“一时想左了。”凤于谦拍了拍脑袋,在战场上呆久了,他都快和焦向笛一样一根筋,只想着让这些北齐人全死了算了。

“你等等……”单增忙在身后唤道:“把三皇子放下来,不然我绝不会让你们踏入北齐的领土。”

不过,她很快就缓过来了,“早点离开也好,漠北这块地方实在不适合住人,在这里呆久了,人都会扭曲。”

而这些事,锦衣卫查过,这位大人确实不知。不过这位大人惧内,妻子做的事,他根本不敢过问。但是,就算他不知情,他的妻子却是用他的名义办的事,他想要逃罪几乎不可能。

当然是让所有人都黑!

顾千城一字一字,声音低沉而缓慢,顾夫人听得全身发寒,不敢直视顾千城,连忙移开视线,却看到孙妈妈皱巴巴、惨白白的尸体,脸上血色顿消……顾千城回去的时候,遇到了不少下人,可那些人却当作没有看到她,径直从她身边走过,连问都不问一句。

要不是这样,老爷子不会天天去钓鱼,好让自己静心。只不过,这么多年下来,老爷子的脾气还是这般,一点也没有长进,只是在外人面前,越装越像……

为该书点评
系统已有84102条评论
  • 最新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