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1章:饔飧不饱
作者: 点晴之章节字数:84102万

这一次,他们一定要把犯人带回去,不然死的就是他们!凤老将军一脸是血,可他却没有急着去包扎,而是扶着风遥的手道:“风遥,你是我凤家人,从今天起你就改名叫凤于遥,于字辈,与于谦一个辈分。于遥,记住,我凤家的男儿从出生,就以保家为国为己任,你切不可落了我凤家的名声。”

“混蛋,快,快拦住他们,别让他们打进来。”赵王立刻下令,可刚说完就发现不远处的秦殿下,已下令进攻。

战争已到白热化的阶段,地上尸体躺成一片,可此时却没人有空收尸,一个个踏着敌人的尸骨,踏着同伴的尸骨往前冲。

顾千城不是没有想过,直白的写上原因,可又觉得目的性太强,不够含蓄。

“本宫能不来吗?”秦殿下开口,眼神却没有从书移开,翻过一页,又继续看了起来,好像书上的内容有多么吸引人一样。

十七年前,秦寂言父亲的死,他祖父、父母、亲人的死,全是秦家人自己造的孽,说起来真正是可笑,又可悲。

秦寂言接下来的一句话,却把他们气得不行!

秦寂言是不是早就知道京中的事,所以才会这么快赶到?

三个月过去了,尸首早已腐烂,好在这段时间天气寒冷,哪怕三个月过去,也能勉强看出个大概。

顾千城露出一抹苦笑:“孙女本想等祖父回来再决断,只是……夫人带人去抢我的嫁妆,我怕东西保不住,秦王会不满,情急之下只好把千雪的事说出来。”

关乎千梦的闺誉,顾千城没有提她的名字。

不疼,顾千城也就随秦寂言了……

虽然只是四个字,可这四个字意义不同,尤其是以这种方式出现,老皇帝不高兴都不应该。

顾千梦平时结交的只有那些公侯之家的小姐,对今天来的少爷、姑娘们一个都不熟,她也没有顾千城的本事,如果没有人介绍和带着,根本融不进那个圈子,林琳主动上前交谈这绝对是一个好机会,顾千梦怎么可能放过?

“真不代表什么吗?你陪他打天下,为他诞下子嗣,甚至为他险些丢了性命,他却连一个名份都不给你,这真得不重要吗?”景炎了解顾千城,就如同他了解秦寂言一样,“顾千城,秦寂言负了你。不管什么原因他都负了你,这是不争的事实,你真得能一点都不在意吗?”

“你想去京城,你想见秦寂言和你儿子,只有一个办法,那就是带兵——打到皇城!”他倒要看看,起兵叛乱的人是顾千城,秦寂言要怎么做?

要是让人查到了,就是没事也要惹一身腥。

“赵婆子,说说你当是看到的情况。”对这种怪会逢迎的粗使婆子,顾千城不喜欢但也说不上讨厌,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活法,为了更好的生活往上爬,没有什么不对。

从小生长在皇宫,他见到多了厉害的女人,那些女人心狠起来比男人还要强三分,他要因为对方是女人,就礼让三分,那可真是傻了。

“周王的人暂时没有动静,陛下放心,老臣一直让人盯着,一旦他们有动作必会将他们拿下。”这一点凤老将军可以保证,秦寂言也相信,但是……

武毅也不想这样,可唐万斤这人要不盯紧,一个眨眼的功夫就会惹麻烦。而唐万斤惹了麻烦最后还是要他来处理。为了不给自己添麻烦,他只能时刻盯着唐万斤,不停的告诉他这个不能做,那个不能做……

石门外,君亦安带来的人与大秦将士陷入混战,双方你来我往,谁也治服不了谁,战事僵持不下。

长生门一行数十人,此时只剩下十余人,其中包括四位不通武功的术数师。

“回皇上的话……”户部尚书站了出来,将他们昨晚想到的三条法子一一说了出来。

“孩子……”凤于谦上前寻问,可刚开口就看到,顾千城怀中的孩子,身上居然覆盖了一层薄薄的冰霜……解决了那批江湖高手后,太庙恢复了平静,秦寂言面不改色的宣布登基大典继续,而刚获救的臣子们不仅没有意见,一个个反倒像是打了鸡血一样,大有你们越是不想登基大典顺利进行,我们越是要顺利办完的架势。

先太子死的时候还是太子,太上皇没有给任何追封,秦寂言要追封先太子为帝,这无可厚非,没有人会说秦寂言不对,只是这谥号实在太隆重了,完全超了历代所有皇帝。

角色转变,心境与处事手法也会变换,比如太上皇。

这群土匪发起狠来,那可真是天不怕,地不怕。居然一个个摩拳擦掌,想要杀了秦寂言。

京中的消息秦寂言从来没有隐瞒顾千城,他知道的事顾千城都知道,看到顾千城愁眉苦脸为他担心,秦寂言心里欢喜,可又舍不得让顾千城担心,便给她解释了两句。

“我现在不在京中,他打不打压我有什么用?”秦寂言拎起茶壶给顾千城倒了一杯水,“喝杯茶,别为这种小事着急。”

秦寂言反应极快的抱起顾千城,“呆在马车里别动,我下去看看。”

“快了。”秦寂言喃喃自语,双眼微闭,没有人知道他在想什么。

可好巧不巧,在大理寺卿上报此事时,老皇帝正因为顾贵妃毁了一个小妃子的脸而大发雷霆。看到大理寺卿递上来的折子,老皇帝想也不想就让大理寺卿按规矩办事。

五天后,风尘仆仆的秦寂言,在夜晚赶到景炎的大营。

领头的将领不甘心,再次低声劝说道:“少主,错过了这个机会,我们有可能一辈子都没有机会了。”

“退兵!”城外,本已经取得胜利的将士们,不得不退兵十里,要说不生气那是骗人的,不过这份不满却是针对赵王,与秦殿下无关。

这湖里的水有多脏,就算顾千城没有看到也知晓。子车会选择喝湖水,实在是没有办法的办法。

顾千城那样,身边可离不得人。

“姑娘你好好休息,什么时候想吃东西,你再跟老奴说。”老管家忙不迭将饭菜移开,见顾千城合上眼,怕惊醒她,老管家轻手轻脚的将顾千城刚吐的秽物拎了出去,然后又拎了一桶干净的水,细细的将这小空间擦拭了一遍,力求让顾千城呆得舒服一些。

见秦殿下脸色稍好,顾千城又开始诉说,自己一路的艰辛,与秦殿下的重要性。“殿下,你就别生我气了,我一出来就后悔了。没有你在身边,我什么事都要自己安排,刚开始什么都不懂,手忙脚乱的,有好几天都饿肚子,晚上连个睡觉的地方都找不到,你不知道我当时多希望你在我身边,做梦都想你陪在我身边。”

长生门的人睁大眼睛看着顾千城,或者说看着第九道门。

顾千梦发誓,她以后再也不敢惹顾千城了,万一被杀了怎么办?

“混蛋。”害姑奶奶我丢这么大的脸。

棋逢敌手是幸,有两个历害的同年那也是幸;可同样,这两人锋芒太甚,旁人根本看不到焦向笛。

如果是,事情对他们就有利了。至少可以证明,秦王不是因为倒向皇帝而与太后作对。

两人之间只有一个拳头的距离,轻轻一个吸气,顾千城就能闻到秦寂言身上的冷香。

“可我们刚刚吃的那什么忠心蛊怎么办?”忠于长生门不过是一句话,子期和子诺不在乎,他们在乎的是体内的忠心蛊。

为该书点评
系统已有84102条评论
  • 最新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