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2章:民和年丰
作者: 点晴之章节字数:84102万

“不能给他打电话,我们先找人再说吧。”

詹琦敢跟别人抢单,但她不敢跟尤歌抢,她的直觉告诉她,别看尤歌这么年轻,人也不嚣张,可却是一个聪明的女人,并非是软柿子,不好随便捏。所以,这抢单的事,詹琦就忍住了,只是心里越发忌惮尤歌,总觉得越看越不顺眼。

不,她不是不知道,她是要借此来让容析元对尤歌死心,她不允许尤兆龙的女儿成为她的儿媳,即使明知道儿子会很痛苦,她也要拆散,就算尤歌生了一对龙凤胎,也不能消除唐虞梅这颗仇恨的心。

...尤歌一路被拉着走,神情呆滞,像个木偶似的,任由容析元这么拽着,整个人浑浑噩噩,脑子一片空白,只有耳边还回响着先前容析元姑妈说的:“尤家欠容家一条人命!”

被亲情所伤害,是个什么滋味,尤歌太有感触了。所以,他和她,是同病相怜么。

虽然这不会影响接下来的行程,但尤歌心里总觉得少了点什么,好像世界杯硬生生抽离了一丝重要的组成部分。

老人嘴角牵扯着苦涩的笑意,自嘲中带着几分凄凉,心里暗暗叹息……说到底,都是他当年太固执,做了很多错事,才会导致今天这样的结局,明明是自己的亲孙儿,可就是无法和睦相处。他知道,容析元还在为某些事记恨他,心里有疙瘩。

他的骄傲,不允许他说四年前是因为惦记尤歌的安危,所以从订婚礼上跑到了郊外去寻找。他更无法说出“对不起,原谅我。”他甚至都不解释他是为什么要夺走她的公司……

“哎呀,您太客气了,这怎么好意思呢……”

容析元也表现得异常大方,说只要有时间他会下厨的。

可容析元说这没什么,说尤歌只有95斤,太瘦,说她应该再长点肉。

尤歌赞同地点头:“没错,晓晓你这些想法都是挺正确的,咱们女人一定不能抱有侥幸和坐享其成的念头。要知道,男人就算再怎么疼爱你,他也不会对一个好吃懒做的女人长期地忍受和爱,所以我们要**,要勤奋,要有自己的事业,不要过那种靠人给钱的生活。自己赚钱,想什么花就怎么花,不管自己老公有钱没钱,至少我们可以自己养活自己,这才是最重要的。”

“就换成煎鹅肝。”

两个小宝贝已经被霍律师接走了,带回家去歇着。孩子哭闹了很久,直到接走才消停了睡着了,就像是在为自己的父亲心疼着。

龙凤胎宝宝长得那是很难分辨,谁见了这两个萌萌的宝宝也会毫无招架之力,只剩下软软的一颗心被融化了。

“尤歌……尤歌快来!他的手动了!”龙晓晓激动得大喊,身后的霍骏琰都被她这声音吓到。

贵妇脸色微微一变,但还是硬着头皮点头……她可不好意思说其实那个男人只不过是她进了展销会之后才认识的,主动来搭讪她,年轻帅气,她对这个人印象不错,自然就很容易相信了。

在这个熟悉的露天茶楼,靠近鱼池的地方,小小的圆桌上坐着一个美丽的女人,穿着浅橘色防寒服,素面朝天,但却无损于她的天生丽质和身上干净灵动的气息。

回到这个城市,尤歌才知道原来自己是这么渴望家乡的空气,家乡的泥土,家乡的海,家乡的一切……在这片故土,她将会给孩子们一个崭新的环境,尽所有努力让孩子们健康快乐的成长。

这一刹那,尤歌彻底呆住了,脑子一片空白,浑身僵硬,动弹不得,只看着何碧翎可怜巴巴地靠在容析元怀里大哭,而容析元却用一种愠怒和不解的目光看着她,好像她干了一件无可容忍的事。

可尤歌和佟槿也忽略了一点……这里不是娱乐场所,也不是酒店,这一层是商铺啊。

不狠就不是容析元了。他正是看中了赌王对这个孙女的重视,就算没见过面,赌王都能在病危时牢牢惦记着,可想而知,赌王心里说不定也感觉亏欠,假如翎姐能回到何家,也算是认祖归宗,皆大欢喜了。

她这一踢腿,可不是三脚猫功夫,快准狠,堪称要命!

许炎如果听到这句话,又会郁闷了,为何遇到苏慕冉,他就总是做出奇怪的事,有时候连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那么做。

尤歌醒了,揉揉惺忪的睡眼,混沌的意识还未完全复苏,人处在懵懂中,呆呆地望着天花板出神。

容析元被打了!他是一时疏于防备才会让对方有机可趁。

“太太……太太……外边有个女人想见您。”佣人急急忙忙跑来汇报。

可这件事,尤歌是无能为力的,何碧翎带着大笔慈善款来,代表的不是她自己,而是何家,况且筹建孤儿院也是善举,尤歌知道自己不能因为忌惮何碧翎而反对她做的事。

“现在她不让位,将来公司还会有更大的损失!”

“明天啊……明天5点钟要开会,不知道会开到几点。”

对容析元来说,美中不足的是又被戴上了小雨伞。他还是喜欢“坦诚相对”的时刻,没有任何阻碍,那美妙的味道才是他念念不忘的。可尤歌说除非是在生理期的前一天和后一天,不然其他时候都要他戴着。

风景优美,背山面海并且低密度,是这片住宅区域的最大优势,可以毫不夸张地说,这里的每一栋房子里住的都不是无名之辈。随手一数都是大名鼎鼎的风云人物,都是富豪榜上熟悉的名字。

下一秒,她的手就被他抓住了,牵着她往里走。

容老爷子犀利的目光打量着尤歌,没人看得出来他在想什么,只是有点黑脸。

可唐虞梅却不怎么想,她现在是在气头上,哪里听得进去容析元的话,她的思维本来就极端,现在更是受到了极大的刺激。

“你啊,成天都在屋子里,也该多出去走走,比如去周围跑步也行啊,男人不光是要身体好,还要健康才行。你如果很少运动,那么你的身体很可能是处于亚健康状态。”翎姐一番话,透着浓浓的亲情,像长辈。

佟槿此刻更像个所要索要糖果的小孩了,他对过去有种深深的眷恋,因为在孤儿院的时候虽然全都是非亲非故的一群人,可对他来说,那都是亲人,是值得怀念的一段时光,是记忆力值得珍藏的片段。

尤歌这一天的工作都是出于混沌中,整个人都迷迷茫茫的,还好今天一整天都是呆在公司,没有太多繁重的事务处理,她到五点半就下班了。

外边天色已亮,只不过在这屋子里,容析元关上了窗帘,所以就好像是还没从黑夜出来似的。

容析元其实早就发觉霍骏琰来了,见他站在门口出神,开始也不在意,但还是觉得自己该去说点什么。

“容析元你混蛋!”尤歌抓起抱枕冲他扔过去,但他总是能轻易躲开。

不少人看向这边,纷纷窃窃私语,好奇又八卦,很想知道到底容析元和尤歌之间怎么回事?似乎不像是那么简单啊。

“喂,你喝醉了吗?你是尤歌的未来姨夫,要女人,你该去找你未婚妻!”许炎脸上的邪气变成了怒气,忍着想揍人的冲动。

尤歌彻底被激怒了!情急之下也不解释,气呼呼地咬牙,张嘴,对着他的肩膀咬下去!

只是她不知道,这男人在盛怒之下,没有去仔细分析她说的话,而是更加认定了她和许炎肯定啪啪过了,他只会更加怒不可遏!

许炎满以为就今天一次,可没想到,接连下来的第二天第三天……每天只要他上班,她就会送便当盒来。

容析元还在卧室里挂起了几幅胖娃娃的图片,每天看着都感觉心情舒畅,就盼着将来的宝宝也这么健康可爱。

虽然她的美貌依旧,可就是感觉少了几分精气神……有心事?

“你别过来!”尤歌大叫,两眼尽是满满的惊恐。

如果不是心里的那道坎儿过不去,她何必要拒绝一个大老远跑来的男人?

...何家的府邸就像一座现代化的皇宫,在本地,无疑是人们心目中的圣地,同时也是不可随意靠近的禁区。容析元前两次来澳门都没能来这个地方,这次却不同,是何家邀请他来,接待礼仪也跟普通人不一样,这当然是因为何碧翎的原因。

“何碧翎”此刻再也装不下去,那张美得惊人的脸蛋变得狰狞,想不到容析元会来这么一手,她先前居然还以为他来见家长是代表接受她了。可现在才知道,容析元的目的是为了揭穿她的假面具!

黄经理错愕了几秒,随即赶紧地赔笑:“容总,真是对不住啊,让您久等了。”

但容析元此刻好像完全没听到黄经理说话,甚至无视这个人的存在,他的视线直勾勾落在那个女子身上,揣在裤袋里那只手,攥得好紧……

女子似乎很惊讶,不悦地瞪了他一眼,对于他这样x光般的眼神,她觉得很唐突。

她才懂得,什么叫做出卖与背叛,尤其是被亲人和信任的人联手设计,将她当傻子一般对待,这种滋味,假如她脑伤不被治好,她一辈子可能都还体会不到,还会蒙在骨里。

一共七只,其中三只有两岁多了,有两只一岁,还有两只是奶狗,才几个星期,跑得也最慢,像步履蹒跚的孩子般格外招人疼。

年纪,对男人的渴望更是越发强烈了。但她很能忍,并没有因为容析元不跟她发生关系而跑掉,她就耗在这里,死磕。

翎姐瘦弱的身子颤了颤,回头时已是亲切的笑意迎接他,仿佛她才是他的妻子一般。

展销会一共占据了两个展厅,其中一个展厅是展出的原材料,另一个展厅展出的是成品,当然,这个展厅也是人气最旺的。

尤歌揉揉自己的眼睛,望着这群围着她的狗狗,忽然间领悟到,这是香香的孩子?

“看到了吗?还说半年,这才几天呢,尤歌就急着登征婚启事,说明她是巴不得你不在她身边,她就可以自由自在找个男人当孩子的继父!这就是你所谓的信任?哈哈哈,简直一不值!”唐虞梅居高临下看着容析元,眼中还不掩饰的轻蔑。

容析元被这巨大的惊喜冲昏了头,呆滞几秒之后,仰天大笑……

容析元见状,毫不犹豫地伸出双臂,将这个气呼呼的女人抱着,捏捏她粉红的脸蛋:“你看看,现在的你,不就是个大孩子吗?外加两个小宝宝,都是孩子,我都在乎,行不行?如果非要分个主次,当然是你更重要了,没有你,哪来的孩子?所以啊,你才是家里的老大。”

容老爷子这几天都住在瑞麟山庄,享受着天伦之乐。老人的心情开朗了,人也精神一点,越发慈祥,越来越有人情味。

在众人的注目下,掌声中,一男一女走进了大家的视线。

大哥发威了,手下也就没了脾气,谁会傻到跟钱过不去呢,当然是要钱比要女人重要了,没钱还怎么找女人?

一旁没吱声的中年男子,也是容析元的叔父,听着嫂子说这话,他只觉得好笑……谁不知道容炳雄心狠手辣?当年用尽各种方法跟大哥斗,最终逼走了大哥,后来还听说曾派人去追杀大哥,这种人怎么就不做不出赶尽杀绝的事?只怕是做得太多了吧。

“呵呵……我就想说一句,你们要闹出人命,千万别被警察抓到,否则整个容家都要跟着倒霉。”

音让容炳雄怒火中烧,猛地冲着眼前几个人一顿吼:“全都住嘴!”

“少爷早就醒了,太好了,真是老天有眼……”沈兆此刻也是两眼泛红,只不过夜色昏暗,看不到他的表情,但可以想象出来他也在默默流泪。

“哈哈哈……是不是尤歌怀上了?你们得意了是吧,我就不信你们能幸福快活多久,我会等着看你们倒霉的时候!”郑皓月情绪都失控了,口不择言,刺耳至极。

尤歌无语,是啊,展销会才不过刚开始,容析元怎么可能真的在家休息。

“唔……这个奶黄包好好吃,你不尝尝?”

容析元低垂着眼帘,仿佛没听到,吃得津津有味的。

在这夫妻俩走之后,容老爷子得知消息,气得不轻,但又无可奈何,放眼整个家族,容析元是最叛逆的一个,脾气像极了当年他老爸。

“大叔……说嘛,我听着。”尤歌其实没有很醉,还是有几分清醒的。

看完电影散场出来的人不少,苏慕冉和许炎并肩走着,忽地,她的脸色微微一变,紧接着加快了脚步,似是有意避开什么人。

停下脚步,这女孩子身边还站着一个戴眼镜的男人,两人看上去都很年轻,是苏慕冉的同学。

“……”

“恭喜你。不过,婚礼我是没法儿去了,礼物会到的。”苏慕冉说完就不再多停留一秒,很干脆地离去。

苏慕冉掐断了电话,不给许炎说话的机会了。可是,挂断之后,她却埋头无声地哭出来,伏在背包上,默默地哭,不发出一点声音。

那晚在他家,她做了爆炒大虾,很好吃,厨艺没得挑,可他没有赞扬一句,只是埋头吃,但心里是有数的,再后来,她经常为他送饭无医院,让他每天中午都能吃到可口的饭菜,他也都不曾说过感谢的话,只默默记在心里。

既然说好要交往,许炎也不矫情了,顺势揽着她的腰,在她脸颊亲了亲,低声说:“但还有件事我在担心,你那么能打,以后会不会对我家暴?”

霍骏琰和龙晓晓是单独来的,可在这一群人精面前,依然是被看出了破绽,那就是,两人手上戴着同款的小叶紫檀手链!

尤歌生气的样子还是那么俏皮可爱,嘟嘴瞪眼,看得容析元心里一荡,赶紧地赔笑:“老婆,怎么还跟孩子吃醋了,我当然是最想念你了,昨晚我还失眠呢,你看我现在是不是眼镜有点血丝,你看,你看……”说着,这货真的将镜头对准自己的眼球来个特写。

“额?打赌?”苏慕冉愣了愣,一时没明白他说的意思。

沉醉在爱情里又加上有一对龙凤胎宝宝,这样的幸福却是能有效降低男人的智商,变得有点呆傻了,但也更让人感觉亲切了。

许炎轻轻点头,想到先前在办公室里的窗户看到尤歌和容析元带着孩子离开,他的心情已经不像以前那么难受了,可还是没能彻底放下。只希望时间可以冲淡一切吧。

容析元一直紧盯着尤歌,想看看这小女人究竟能不能办到,他也有点好奇,她是怎么有那种信心的?他在想象着尤歌会用什么方式拿走一件东西,拿走的是什么?难不成真的她要用“偷”?可除了偷,她还怎能做到?

容析元去了哪里?其他人不知道,可郑皓月跟着去的,她越跟越是心惊。

连锁反应出来了,不只是首饰珠宝,还有

“我鼻子痒,不行么?”

尤歌跟着容析元到了地下车库,她一路都很沉默,脑子里有点乱,好想有什么东西被她忽略了……终于,在上车那一刻,她想起来了!

龙晓晓还在望着卓毅车子消失的方向发呆,霍骏琰冷不丁地说:“看够了吗?人都走了还在看,这是你暗恋的对象?如果是,那我劝你还是小心为妙,毕竟你们很久不见,他人品怎样,你根本不知道。”

“……”龙晓晓无语了,她喜欢卓毅,那是大学的事,现在她喜欢的人只有霍骏琰啊!但这要怎么说出口?龙晓晓苦笑,不再说话,任由霍骏琰误会去吧,她觉得没有解释的必要了。

“去就去!”

“看来你的消息很灵通,是尤歌告诉你的?”

这话的意思很明显,就是对于尤歌这种高学历的人,葛斌反而有点不信任,他见过太多拿着学历而在工作上一塌糊涂的年轻人了,尤其是,尤歌这么美,说实话,很容易给人一种“花瓶”的错觉。

她的穿着打扮很简单,没有名牌,没有珠宝,没有香水味,一切都是浑然天成的自然美。她嘴角浅浅的笑容透着镇定与自信,并没有因为自己的简单而感到不适于尴尬,相反,她给人的感觉就是如清风拂过,无论是视觉还是呼吸,都会因她的出现而被刷新!

郑皓月回到了原来的位置,在容析元身边,她旁边就是许炎和尤歌。

这感觉很像是自己心爱的玩具被人抢走了,才会涌现出莫名其妙的占有欲,恨不得立刻冲上去抢回来!

令人窒息的寂静,片刻之后,随着老爷子的起身,大家才终于能舒了口气。

容析元号称商界之狼,不仅是手段狠,心理素质更是强大无匹,越是遇到强劲的对手,他也会随之展现出更高的战斗意志。

而香香这只比熊犬果然是没有辜负这种狗类的高智商,听到容析元的话,看到冯奎,香香顿时有了反应,抬起了小脑袋,爪子在箱子壁上挠着,嘴里发出汪汪的叫声。

是什么让他变得那般吓人,是尤歌的事吗?郑皓月虽然是尤歌的亲人,也痛心她的遭遇,可她更是容析元的未婚妻,她爱的男人如今紧张的人不是她,她这心里如何能平衡?

同样是女人,同样是当母亲的人,尤歌却难以理解那女人的心思,怎么都猜不透。

尤歌从醒来到现在一直都是面带笑容的,幸福和欢喜都写在脸上,就连佟槿那个榆木疙瘩都看出来尤歌今天心情好。

这是紧急避孕药,难怪尤歌这么说了。

尤歌看到容析元拿着一盒东西站在面前,不禁警惕地望着他:“你又想做什么?你别想再得逞,我……”

尤歌惊愕,这人还真是十足的无赖!不,无赖都比他强!

无论如何,尤歌和容析元之间正在悄然发生着变化,在她的抗拒中,两人不可避免地越来越亲密了。

不哭……”

璇宝贝顿时扁着嘴,无辜的小眼神让人毫无招架之力:“我要听麻麻唱歌才睡。”

“元哥他……一会儿就来……”

...轻松爽快的笑声有着催化的作用,能让沉重的气氛消散。尤歌笑得可欢了,只可怜容析元这货还不得不绷着脸,一副“哥就是介个样子”的架势,最无辜的是人家kk,不过是想讨好老板娘嘛,咋的就会让容析元给惦记上?若真的让kk去清洁部,估计他要气得撞墙了。

尤歌不是真的醉得不省人事,是装的!

尤歌总算是明白了,自己无意中挖了一个坑给自己跳,这实在是太……太……倒霉啊!她哪里会知道服务生叫来的男公关到底是做什么的,她真以为仅仅陪唱而已。

无论是变成白痴还是死,那都是容析元不愿看到的,他只希望翎姐能健康地活着,否则他这一生都难安。

男人胸膛哪里经得起蹭,顿时就浮想联翩了,手臂不由得一紧:“你今天总算说了句大实话,我是挺厉害的……这个,你最了解了,是吧?”

难怪他啊,憋了几天呢,尤歌的生理期,他估摸着已经过去了。

香港容家的态度,最近显得有些奇怪,容炳雄不来大陆视察了,貌似重心全放在了香港,据说他在容家大宅待的时间更多,陪老爷子的时间更多。

容析元这回是耐心十足,还将翎姐的所有经历都说给尤歌听了,包括翎姐出意外,躲避他人的追杀……

香香趴在尤歌脚边,懒

尤歌的脾气就是这样,简单直率不做作,如果要她虚伪的应付,她宁愿选择不见。

果然,那姨太脸色一变,声音陡然拔高:“你竟敢这样跟赌王说话?敢威胁赌王,你是不是不想活着走出赌场?”

面子上不好过啊,被两个后生晚辈一语戳中他的心病,这感觉不仅无奈,还有点不甘。

容析元哭笑不得,勾着手指在她鼻梁上轻轻刮了刮:“原来我家有个老陈醋坛子。”

“不是安慰,翎姐,你天生就这么美,为什么对自己那么没信心呢?你要相信我和元哥的眼光,我们说你美,那一定是真的很美。”佟槿带着几分得瑟的神情,对于自己和容析元的审美,有相当高的自信。

无论他们怎么想,他们都不可能是尤歌,他们习惯了在已经画好的圈圈里被限制和束缚,所以注定他们看不到尤歌走出圈子后领略到的风景。

容析元微微一勾唇,深眸淡淡地锁住这位女记者的脸庞:“宝瑞需要你这样的粉丝。”

终于,两个穿着西装戴着工作牌的男人过来了,是珠宝协会的现场监督员。

只可惜佟槿还是没能及时看到,手机放在沙发上,他人在椅子坐着守在容析元旁边,身后何时多了个人,他也没注意。

可就在警察准备闪人的时候,田警官又停下了脚步,目光停留在最里边那一面墙壁,他眼神里浮现出两道精光……

羡慕嫉妒恨,使得这些人对尤歌更不待见,都将她视为强有力的竞争对手,她的存在,让人感到危机,她的优秀却又得不到认可。这就是职场最普遍的现象了,有才的人几乎都遇到过类似的境遇。

想说话,可尤歌只能哆嗦着嘴唇,惊恐地张大了嘴巴,只剩下急促的呼吸,喉咙像被卡住,什么都说不出来。

物极必反,尤歌是伤痛到极致了,一颗心死得不能再死,碎成粉了,才会

说完,尤歌转身,缓缓地走向屋外,朝着茫茫夜色,一头扎进那一片黑暗。

尤歌站在别墅门口等霍律师来接她,浑浑噩噩的,她也不知身后有他在悄悄跟着。

“咳咳……没事,已经擦过了。”

“你……这是葡萄酒,你这么倒?”许炎嘴角有点抽,此女是不是太过生猛了一点。

为该书点评
系统已有84102条评论
  • 最新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