阳光在线正网下载:第127章:多愁善感

阳光在线正网下载 作者: 双子星愿

几局下来,钦慈太后完全沉浸其中,不亦乐呼,连那母仪天下的架子都忘了摆了,沈傲心里想,其实这也就是个寻常的老太太,别看她平时装的挺像这么一回事的,其实打了几圈叶子牌,立即就暴『露』了她的本『性』。

沈傲微笑着道:“李大人说得对,金大人说得也对,下官只是说金大人的小妾或许偷了人,就算现在没有,以后有也不一定,莫须有嘛,难道这也算是污蔑?”

除此之外,西夏与吐蕃一直纷争不休,吐蕃害怕西夏人攻取辽国之后坐大,回过头来收拾他们,因而也寄望于大宋出兵。

“沈县尉胜了,沈县尉胜了。”只看这个架势,所有人都明白了,一时许多人叫好起来,有的人是真心佩服这县尉的才学,有的人是因为想赢大注,在赌档押了沈傲,一赔五的赔率,已经足够许多***赚一笔了。

周大福听完沈傲的分析,动容地道:“大人博古通今,老夫佩服至极,异日必登门请教。”他这番话有些诚惶诚恐,眼眸闪过一丝敬佩之『色』:“到时再聆听大人的教诲。”

释小虎大笑:“沈大哥,人家既然盛情相邀,我们若是不陪他们喝几杯酒,总是说不过去。”

见李玟开了口,金少文眼珠子一转,李玟说的没有说,不管怎么说,沈傲的嫌疑洗不脱,至少可以将他留住,慢慢再想其他办法让他认罪,大喝一声,道:“来人!”

沈傲长身而起,打了个哈哈:“我立即就来。”

沈傲理清了衙门里的关系,倒不觉得复杂,过不多时,刑房和兵房的两个押司和都头分别来见礼。

刘斌的口有些干了,顿了一下,咂嘴继续道:“只是到了后来,荆国公变法,尤其是改了科举制,从前是考诗词,如今却是要作经义。须知这杭州文风鼎盛,可是文人对做经义却是极为鄙视的,这些秀才聚在一起,自是有些愤世嫉俗,对科举选拔的官员很是看不起……”

沈傲的眼珠子一转,满是悲愤地道:“二位义士字字珠玑,实不相瞒,在下每当想到燕云陷落,便夙夜难眠,不能自己,只可惜我只是个书生,做不得惊天动地的大事。那沈傲认贼作父,私通外贼,但凡我辈血『性』男儿……”沈傲目光落在娇小的刺客身上,顿了顿,又连忙改口:“不,是我辈英雄儿女……天诛***,义不容辞。”

赵佶叹了口气,道:“你出宫去吧,朕知道,你只是想逗安宁开心一些,朕看她气『色』确实好了一些,你功不可没。”

大宋的官制最是复杂,官和职还有差遣都是分离的,比如沈傲那个四品侍读学士,只能称之为阶官或寄禄官,和他的任职没有关系,实际的职务又叫职事官。

沈傲道:“不要点灯,我还是很害羞。”

殿中一阵默然,沈傲的话确实有些道理,这一番话,无疑是给赵佶浇了一盆冷水,赵佶想了想,道:“那么沈卿以为如何?”

其他几个进士纷纷进言,大多都是主战的,他们本就是饱学之士,摇头晃脑道理一大堆,引经据典,无懈可击。

到了下午,又有五六份卷子送来,赵佶一份份地看,也都说了个不错、好之类的话,拿着一份卷子时不由多看了几眼,笑呵呵地道:“这一篇,若是朕猜的没有错,应当就是程辉的试卷了,天下的考生之中,能将文章做得如此四平八稳的只怕独此程辉一家,此人是真正的大才,不像沈傲那家伙只知道投机取巧。”

沈傲掏出从松竹坊淘来的菱形圆镜,从容地道:“晋时圆镜,若是幸运的话,还是宫中御用之物,说不准那贾南风还用过呢!”

沈傲笑了笑,将那铜镜举起来,在镜子的手柄处指了指道:“这镜柄上,姨父看到了什么?”

周正颌首,将铜镜小心地收好,道:“这礼物,我很喜欢,劳你费心了。”语气上改善了不少,少了一些方才的淡漠之『色』。

礼部大堂,太宰苏柏年纪太大,已是年届七十,人生七十古来稀,现如今就是走路,也免不得要多喘几口气了,这一次担任主考,颇有些照顾他这个老臣的意思,算是在致仕之前,让他发挥最后一次余热。

苏柏继续去看开讲,一路看下去,全文很流畅,没有一丝娇柔的痕迹,辞藻很繁复,却没有觉得有哪一处不合时宜,整个经义的主旨突出点名勤学二字,颇得人心,苏柏不由自主地摇头晃脑,念道:“帝王之有天下也,非以乘权而施政教为乐,而以道一风同释其忧勤之念。君子之得大行也,非以遇主而著勋名为乐,而以都俞拜飏生其喜起之情。有朋自远方来,斯时也,斯情也,而有以异于彼乎?不亦乐乎……好,好个帝王之有天下而政教为乐,君子之得大行遇主而著勋颇得人心,天下大道,被他一句结语就给阐述了。”

沈傲想不到安宁突然说起这个,便道:“我与表妹早有情意的。”

沈傲晒然一笑,道:“公主这话倒是有意思,既然是一个家,就该和和睦睦,你让一点,我让一点,又何必一定要有个人来管着?莫不是这家是管出来的吗?至于什么礼法,我是不在乎的,别人怎么看我不重要,重要的是我能开心就好。”

周若板着脸道:“死丫头,就你会胡说,他这般好,你为什么不嫁他。”

“家姐……家姐……”周恒的声音从老远传过来,过了一会,从窗户上『露』出周恒的脸,周恒笑呵呵的道:“家姐,你看……星星,表哥带星星来了……”

沈傲道:“简单得很,请先生看这铭文吧。”

沈傲顿了一下,才又道:“既是怀疑了曾盼儿,我叫你去看住他,你心怀鬼胎,心知早晚曾盼儿的事会调查清楚,况且曾盼儿若是交不出酒具来,这件事就一定会追查到底,所以你干脆将心一横,将曾盼儿杀害,再作出让他上吊的姿势,污蔑曾盼儿畏罪『自杀』,如此一来,曾盼儿的线索一断,所有人都只会认为曾盼儿已死,酒具的下落再也没有人知道。”

有了史料佐证,虽然周穆王传只是野史,可是其中西王母国的描述与沈傲所说的马特人丝毫不差,虽说其中略带了夸浮的痕迹,赵佶却不得不信。

赵佶颌首点头道:“不错,我们现在可以把主要的精力放在曾盼儿身上。”

程辉仍是那副飒爽的风采,朝唐严行礼道:“学生见过祭酒大人。”他不说唐大人,而是故意报出唐严的官名,拿捏住了分寸,表示自己对唐严的疏远。

沈傲将入仙酒楼的事说了,赵佶眼眸一亮:“当真是王右军的墨宝?”随即又想起自己方才金口已开,有些黯然:“好,我便随你去揪出真凶来,至于这宝物,我只看看便是。”

沈傲与几个要好的同窗绪了话,无非是问些国子监的近闻,打听来的消息都是鸡飞狗跳的事,见没什么大事,沈傲也就没兴致了,努力收了心,认真去听博士授课。

见狄桑儿过来,这人连忙将包袱抱在胸口,正『色』道:“我要先看了钱,再让你们看酒器。”

“我……”狄桑儿想争辩,触碰到沈傲的一双满是严肃的眸子,顿时气势减弱了几分,忙道:“不敢了。”

几杯酒下肚,方才的不快很快淡忘,吴笔来了兴致,眉飞『色』舞地站起来道:“有酒岂可无诗,今日吴某先引个头,给诸位作诗一首,为大家助兴!”

沈傲生气了,真的生气了,你当我是猪啊,就算是猪,至于蠢到走到你边上去伸脸挨打吗?她这是在侮辱本公子的智商,实在不可原谅。

其他人可想不到这么多,反正是王兄请客,纷纷豪爽地道:“好,就去入仙酒楼。”

杨戬不敢违逆,亲自去推了窗,一道冷风呼啦啦灌进来,让杨戬不禁打了个哆嗦,阁内的几盏宫灯虽笼了轻纱,也跟随着冷风急剧摇曳起来,随即熄灭。

沈傲摇头:“陛下错了,学生听说:天子之怒,伏尸百万,流血漂橹。天子之仁,保泰持盈,万民安业。陛下的喜怒哀乐,不正是在作一幅江山万里图吗?”

这袋子里还装着两个东珠和一点碎银,耶律正德总不好拿出来,如今一并赠予沈傲,颇觉肉痛。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沈傲冷笑道:“商个屁,放出消息去,辽人要开战,好极了,他要打,我们奉陪到底,我倒要看看,他们凭什么开战。”

沈傲道:“吴大人这就不懂了,退步是争取不到和平的,哎,这些事还是不说了,等消息吧。”

上高侯一愣,道:“上了花船。”

沈傲想起来了,原来自己是钦差,连忙正『色』道:“上高侯,你可知罪吗?你知不知道,你昨夜打的,乃是辽国的使臣,哼,真是岂有此理,辽国的国使是能打的吗?你的行迹实在太恶劣了,本钦差非要严办你不可。”

商议已定,耶律正德的心情愉悦起来,道:“汪先生大才,以先生的才干,我打算待归国之后,向南院大王举荐先生,南院大王统管燕云南人,正需汪先生这般经天纬地又对我们契丹人忠心耿耿的人才。”

沈傲道:“陛下认为这世上最好看的风景是什么?”

赵佶沉思,觉得沈傲的话颇有道理,心里不由懊恼,自己让人将花石从各州路运到汴京,原来竟还是比不上那些浑然天成的风景;想着想着,颌首点头道:“沈傲说得不错。”

可问题又来了,若是先去杨公公的府上,唐严会怎样想?须知士大夫与宦官一向是不对付的,士大夫自命清高啊,尤其是唐严这般的迂腐之人,一听,噢,你竟是先去了杨公公那里才到本大人这里来,滚滚滚,这亲不结了。

刚刚来就被赶走,沈傲也不争辩,只好回房去歇了。

起先自是一阵虚话、套话,什么皇帝自以为祖先得社稷不易,于是自己如何如履薄冰,求贤若渴;之后夸耀诸进士一番,最后才是许诺官职。

赵佶笑道:“既如此,就这样定了。”他犹豫片刻,又道:“不过周爱卿这人,朕是知道的,他这人最好面子,与杨公公结为亲家,只怕他并不见得同意。这样吧,朕再送沈兄一份大礼,即刻草一份诏书,朕为沈兄赐婚。”

唐夫人按住他道:“走?这是你的女儿,要走也要先说清楚再走。”

外头传来沈傲的声音:“学生……见了唐才女……花容月貌……茶不思饭不想……”

唐茉儿连忙摇头。

唐严顿了一下,终于明白了,夫人是有悄悄话要和他说,看这模样,好像还是挺要紧的事,便和唐夫人走到屋角去,低声道:“什么事?”

老虎选的是第一个版本,而不是水浒传的那个版本,所以,水浒传的人物不会出现,汗,一百零八将都被人写烂了,老虎就不跟风了,哈哈,谁有***没?来几票。第三百四十六章:清纯的高衙内

沈傲学起高衙内的神态来,当真是惟肖惟妙,惹得堂中诸人俱都哄笑起来,就连那板着脸的推官也忍不住莞尔。

高俅见状,冷笑一声,却只是抿抿嘴,不说话。

高进听了,连忙道:“对,对,我绝不敢再纠缠你们,请你们高抬贵手……”

魏虞侯一时无计可施,又退到软轿边,低声道:“大人……”

沈傲不由道:“姨父,你是家主,这会客的事……”

沈傲在唐严的示意下欠身坐下,笑呵呵地道:“往后大人可要注意些,春雨绵绵,地面泥泞,很容易摔倒的。”他将礼物放在桌上,又抽出请柬来,毕恭毕敬地送到唐严手里,道:“后日周府大宴宾客,大人是上宾,学生亲自给您将请柬送来了。”

沈傲换上浆洗干净的碧衣公服,早早起床,周府已是忙开了,有几个小厮在大门挂了灯笼,中门也将其洞开,还有一应庆祝的器物都准备干净,就是刘文,也手忙脚『乱』地粘贴封喜钱的红包,这一通忙碌,倒是显得沈傲成了一个局外人,不由地『摸』着自己的鼻子苦笑:“喂喂喂……我才是正主好不好?”

周正语气淡然地道:“恒儿,我在殿前司为你寻了个差事,你若真是不想读书,过几日就去殿前司点卯吧;人各有志,我也不再『逼』你了。”

刘文正『色』道:“断没有错的,小人到了府门,便有好几拨报喜的人来,所有人都言之凿凿,确是四场头名,都是官家亲自朱批的。”

“四场连中?公爷,这大宋朝有这样的先例吗?”夫人已是坐不下去了,站起来在佛堂里来回踱步。

十二名鞠客分为两队,范志毅抱着球,已准备好开赛。

第二次开赛,这一次是吴教头队开球,赵宗得意洋洋地指着那开球的鞠客道:“这人叫刘建,不管是『射』门还是传带都是极厉害的,这几日吴教头对他加紧训练,只怕实力已今非昔比,吴教头,你说是不是。”

赵宗一时倒是不好意思了,想要挽留,却也不知如何开口,看了沈傲一眼,只见沈傲笑呵呵地道:“吴教头,方才我们只是一句玩笑,你又何必当真。”

回到屋去,又做了几篇经义,接着去遂雅山房走了走,这些时日邃雅山房扩张的步伐加快,由于盈余越来越多,不但周刊在不断招募人手,增加发行量,新店也在不断地增加。

恰好晋王妃不知什么时候带着两个婢女盈盈过来,刚好听到赵宗刚才的话,带着微笑地对赵宗问道:“王爷,什么沈傲还是吴教头厉害?”

章节 设置

上一章 | 章节目录 | 下一章

章节X

武魂

设置X