阳光在线正网下载:第55章:人言啧啧

阳光在线正网下载 作者: 双子星愿

刘文善继续道:“可是,恩师平日教导我,做人要懂得安贫乐道,做学问,讲究的是以天下人为己任,我学经济,为的是天下人的富庶,而非一家之富,财富可以换来美人,可以换来锦衣,可同样,财富也可以换来天下苍生的安居乐业。这便是我钻研经济的原因,愿一辈子穷经皓首,研究出经济之理,如我的恩师一般,救济苍生,为天下人谋福,至于自己……”

弘治皇帝面带微笑,一切都在朕的掌握之中。

他无法确定,弘治皇帝什么时候能想起自己。

谢迁张口,想说什么。

既然要制定政策,就必须思虑的长远,若只看眼前,那么……这政策,也就没有意义了。

事……是好事,说吧,谁给钱吧。

天可汗,呵呵……

王守仁身后的方继藩也戴着墨镜,面上的表情,大家也看不清。

礼官吓尿了,突然想起了自己的职责,推着笔,手拿着竹板,刷刷刷的继续记录。

鞑靼人,可都是孔武有力啊。

萧敬冷笑:“不像。”

方继藩心里想,糟糕,太子殿下怎么就想着下药呢,这下好了,宦官一试,到时直接倒地,破绽便出来了,这家伙,果然不省心啊。

这么大的仪式,什么都要自己拿主意,要协调大同的边军,安置前来的禁卫,还有那些该死的太监,礼部那里,又隔三差五,指指点点一下,方继藩可谓是心力交瘁。

方继藩语重心长道:“做人哪,不能像为师这样耿直,偶尔,也要学会变通,再者说了,这确实是太子殿下的主意。这事……防的就是万一,若是没有人行刺,那么陛下肯定要追究。可若是当真有人行刺呢?到时,就是大功一件,你便是想说,你不是主谋,为师都要将这功劳推到你的身上,为师……的儿子,不太靠得住,想着将来老了,还是弟子们比较稳妥,好好干吧。”

良久,他摘下了蛤蟆镜:“臣到底要去做什么?”

说着,弘治皇帝叹了口气。

方继藩却是心念一动。

弘治皇帝龙心大悦,愉快的道:“有继藩在,朕就放心的很。这一次,太子也别留守京师啦,跟着朕一道去。”听了两百万两银子这句话。

方继藩则笑嘻嘻的看着朱厚照,朱厚照顿时觉得,自己瘆得慌。

这话……听着很悦耳。

里头列举了炼钢量,因为人们发现,钢铁在生产之中,竟成了最重要的指标,几乎所有的生产工具,都离不开钢铁。

却在此时,方继藩乐呵呵的从袖里取出一个锦盒来:“说起这个墨镜,儿臣倒是想起来了,前几日,儿臣特意命人,打制了一副墨色的金丝眼镜,这眼镜,还根据了陛下的眼睛度数和偏光,进行打磨,陛下,这眼镜,乃是墨镜和近视眼镜二合一,为了制造这副眼镜,儿臣可是聘请了名匠,单单这成本,就花费了千两,还请陛下,笑纳……”

弘治皇帝面上一冷:“继藩,你也当朕是瞎子吗?”

他现在突然发现,墨镜也有墨镜的好处,这一身行头穿出来,很别扭呀,戴了墨镜就不同了,就好像身上多了一层保护色,至少,不至于如此面红耳赤。

…………

邓健拨浪鼓似的摇头,很老实的道:“一般都是少爷要花银子,小的赶紧劝住他,抱着他的大腿,任他生气,将气撒在小人身上,等少爷他打了小人一顿,出完了气,事情也就过去,这银子也就算是省下来了。”

他不禁一脸怒容,可是这怒容,被硕大的墨镜挡不住了,没人能看清他的表情,这一刻,他浑身焕然一新,竟有了几分我是你二大爷的豪迈。

朱厚照遍体鳞伤,瞪大着眼睛,一副不服气的样子。

方继藩讪笑,他不敢问。

方继藩毫不犹豫道:“回陛下的话,诽谤太祖高皇帝,乃大不敬之罪,十恶不赦,形同谋逆,罪及三族。”

接到了书信之后,便披星戴月的到了京里。

弘治皇帝随即瞪了朱厚照一眼,冷哼着从鼻孔里出气:“朕听说,蒸汽机车,还在改进?你的蒸汽研究所,可要加一把劲,争取在铁路贯通之前,弄出一个更好的机车来,运力要大,要能装载更多的货物。”

这厮虽然总是糊里糊涂,却是极有孝心的,自己几次性命垂危,都是他和方继藩鼎力相救。

老李等人,对此习以为常。

果然……是如此。

老李气喘吁吁,小心翼翼的观测着附近的情况,一面道:“王先生,看着不像,这古城,像是有一些年头了,早已荒废,想来它们的原主人,早已销声匿迹,现在这些土人,更多的,只是盘踞在附近,你看,那古城外围,只有简易的茅草屋,那才是土人们的栖息之所……”

王文玉熟知天文地理,对于黄金洲的土人,大致有些了解。

石头,通体晶莹,在阳光之下,闪烁着不同的光芒。

其中一个,通体是黑色,另一个,通体晶莹。

可对许多商贾而言,这王不仕,简直简直就是神一般的存在。

他在心里暗暗思忖着,却又听王不仕开口道。

现在一百万股票,几乎已经价值两百两银子了。

方继藩龇牙:“你这时候送股票我,不知道的人,还以为是我方继藩抢你的钱财,你想坏我方继藩的名声?我方继藩,也是有头有脸的人,拿了你这些股票,看在别人眼里,从此之后,谁还敢显露财富?”

快马,至兰州。

突然……他泪流满面。

哈哈……果然……这里就是黄金洲,是黄金洲。

自己的猜测,是正确的。

当初,多少次悔不听王学士之言啊,又错失了多少次发财的机会。

除此之外,铁路局还拥有沿岸三十一个站点的土地,这点站点的土地,若是将来,运营一点别的什么,又有多大的利润呢。

“呀……”弘治皇帝一脸惊讶:“朕转眼之间,就挣了……两百多万两银子。”

刘瑾身躯颤抖。

刘瑾磕头如捣蒜:“谢太子殿下,谢干爷爷。”

可毕竟是需要出真金白银的,没有人敢冒这个风险。

刘瑾突然觉得自己的裤裆有点潮。

而后,朱厚照和方继藩上了藤筐,这藤筐更大,更宽敞,里头的设施,统统齐全。

刘瑾嗷嗷叫:“奴婢有话说。”

“有!”方继藩斩钉截铁。

此时,他在一座宏伟的宅邸里,半躺在床榻上,他穿着一身丝绸的睡衣,便连衣领口,都有专门的花边,此时,葡萄牙总督已经请来了一位专职的理发师。

箱子里,有剃刀,有锥子,有刮刀,有匕首………琳琅满目。

公爵道:“屈服?”

一旁的理发师见状,立即道:“天主,阁下体内的魔鬼依然没有驱散,我们应该进一步的进行治疗。”

王细作接过了这一小袋的金币,忙是躬身道:“阁下,愿意为您效劳。”

理发师一脸惋惜,这已经是今年第九个蒙天主召唤的人了,可是……这有什么办法呢,这都是天主的安排。

保定距离西山并不远,尤其是现在修通了道路。

这管事,以为梁储会勃然大怒。

她们是女子,很快便开始忙碌收拾起来,宦官们要帮助她们搬下行囊和器械、药材。

刘家人……这是自己找死啊。

方继藩笑嘻嘻的看着自己,继续道:“你们是什么东西,也高攀的上我这徒孙?”

自己的女儿,竟当真有这样的本事,是了,我梁储的女儿,当然非同一般。

虽是女儿家,可救治了太皇太后,自此之后,梁家便算是多了一道保障,将来……女儿有了太皇太后和宫中的凭仗,女儿家,也不指望她有前途,却还担心姻缘?太皇太后一道旨意,什么样的金龟婿没有,多半人家,还高兴的不得了,求之不得呢。

“你……”刘焱竟是无言以对。

在这个时代,一旦缔结了婚约,这梁如莹,便算是半个刘家的人了。将来过了门,也不再是叫梁氏,而是叫刘梁氏,这刘姓在前,梁氏在后,因此,奖励女子,想来,还是要奖励其夫。

有的人奋斗了一辈子,朝勉强能位列朝班,可有的人呢,不过是有个好的未婚妻,从此之后,便是一人得道,鸡犬升天。

这……该怎么说,该怎么说?

卧槽,这……

可话到了喉头,他住口了。

刘文华面如死灰,几乎要疯了。

有人摘下了自己的口罩,几乎要夺门而出,觉得自己的胃部翻滚的厉害。

梁如莹开始慢慢的从许多女生们那儿脱颖而出,成为佼佼者,她切人的时候,手很稳,缝线时,手也很巧。

这不是实在没有憋不住吗?

章节 设置

上一章 | 章节目录 | 下一章

章节X

武魂

设置X