阳光在线正网下载:第92章:粉白黛绿

阳光在线正网下载 作者: 双子星愿

太上皇的人原本想伺机救出太上皇,可现在这个情况根本不可能,只得气愤的道:“顾千城,你想要什么?”

不过,这也不能怪他给凤家上眼药,实在是凤家的权势太盛了,让人眼红呀。

为表对皇上的尊重,接旨都要摆香案,按品级穿戴服饰,顾千城没有品级,可也要隆重打扮,以示对天家的敬重。

封夫人猜测,顾家肯定没有给顾千城准备,可以接旨的盛装,便自作主张了一回。

下了三天三夜的大雪,在顾千城和秦寂言动身前停了,只是脚下的路全部被积雪覆盖,根本不知哪一处安全,哪一处有危险,而这还不是让最让人头痛的,最让人头痛的是到处都是白茫茫的一片,根本无法分辨出方向,而对着一个地方看久了,脑袋还会发花。

官差打起精神,背着铁铲、雪橇等物,一路铲雪,尽力开出一条路来,速度虽慢但效果喜人,尤其是当前锋发现,前面有一个山洞,洞壁还是热的后,官差们就更加精神了。

他们才刚走进,就被那个力道无穷的猛士,用破烂的城门给推了回来,一个叠一个,摔成一团。

“皇太孙殿下来了?”顾千城眼前一亮,压在心口的那块大石瞬间消失了。

她就没见过,比秦殿下还要幼稚的人!

货比货得丢,人比人得死,这差距也太大了。

“小姐……我苦命的小姐,这一辈子就生生被他们给害了,你以后,以后要怎么办呀。”孙妈妈跪倒在顾千城脚边,失声痛哭。

职业习惯,让顾千城哪怕悲伤,也不忘观察四周的情况,粗粗扫了一眼,顾千城心下了然,快步上前……

赵婆子的话刚说完,就看到顾夫人在一群下人的簇拥下走了过来……

“殿下,我们现在怎么办?我们的粮食,也不够全城百姓吃几天。”副将忧心忡忡,他倒是想为全城百姓着想,可实在是……

先前进去的一批人,很快就抬着成箱成箱的金银珠宝出来,还有一小匣子银票,最小一张的银票也是百两的面额。

御林军统领一听就知诈不到言倾,干笑一声。言倾不愿与他多谈,双手抱拳告辞离去。

这个谥号一出,太上皇能高兴吗?暗卫这段时间一直在打探西胡天牢的情况,再加上风遥的帮忙,他们非常清楚西胡天牢的防守与官差交岗的时间。

冷冽的寒风呼啸而过,将他们的气息掩盖的更彻底,一行七人静静的趴在地上,哪怕全身都冻得僵硬,也没有动一下,包括顾千城。

当当当……北齐人继续砍铁链,又是数十下,虎口流血,铁链也只是开了一道小口。

“顾姑娘,要留活口吗?”下杀手前,黑衣人还问了一句。

什么?

顾承志的本质仍旧是自私的,顾家大房已经败落,只要有顾千城在的一天,他们大房就没有东山再起的可能,他唯一能继承的就是父母留下来的那点家业,要是为此事全部搭进去,他以后怎么办?

对此,顾承意和顾三婶一点也不怪顾三叔自主做张,母子二人十分赞同顾三叔的行为,“我们一家的命都是千城救的,没有千城就没有我们的今天,别说一百万两,就是要我的命,我也给。”

秦寂言脸上,轻松宠溺的笑已经收了起来,还未出现在人前,可秦寂言已经做好面对的准备。

而皇上相信他们,他们也不能辜负皇上的信任。

“嘭……”封老爷子身子一歪,侧倒在地上。

“哐当……”跛脚男人手中的碗摔落在地,鱼汤溅了顾千城一身,顾千城却毫不在意,抬脚将人踹到。

之前有老皇帝盯着,秦寂言根本不敢发展太多势力,明面上的锦衣卫,暗地里的暗卫与子车都曝光了。现在,他们很需要一股隐在暗处、不为人知的力量,只有这样,才能在关键时刻,给敌人致命一击。

“退兵十里,我放了全城的百姓又如何。”赵王也不敢真拿全城百姓的命,一直威胁秦寂言,毕竟这是大秦的国土,不是在西胡和北齐,他这么做是真要被人戳脊梁骨的。

“圣上,您三思呀!”秦寂言这话说得在理,又占了大义,朝臣们也不敢劝说,只能拼命的磕头。

不过,这已经很快了,至少顾千城就觉得这些人快逆天了,这么复杂的数字,他们居然也能算得出来,简直了!

右手挥空,顾千城左手上不知何时又多出一把小刀,在两个打手后退的睡间,顾千城左手往前,将刀子捅向对方,只可惜距离太远,只是划破了对方的衣服……

汗湿的头发贴在顾千城的脸上,鲜红的血顺着嘴角往下脸,顾千城此时很狼狈,可她的眼神却闪着不屈与倔强,面对两个块头比她大的打手,顾千城毫不退缩……

“我真是蠢毙了!”顾千城懊恼地一拍脑门,瞬间发现,她看风遥,怎么看怎么不顺眼……

压力好大呀!

说完,又对秦寂言道:“秦王别介意,我们娘娘一向欣赏晚辈,看到你就像是看到了皇上,一时心喜才拉着你多说了几句话。你刚来我们北齐,许是不知,皇上他身子骨一向不好,这段时间一直缠绵病榻,娘娘为了皇上心都操碎。”

秦寂言虽不站在殿中,可他一举一动都是人群中的焦点,他一开口北齐的官员就发现了,而坐在他对面的摄政王,还没来得及走回坐位,听到秦寂言的话,又过来问道:“秦王怎么了?可有什么不满?”

秦寂言磨牙,低头威胁道:“我是不是也要留下记号?”

今天前,一直满口拒绝的子羊没有急着说话,而是看着老管家,片刻后才艰难的道:“我们可以和长生门合作。”他好不容易才建立了属于自己的事业,他真的不想再成为他人的手下。

后位,是他的千城的,别的女人不能染指。

她好像知道了什么,可她宁可不知。

“我……劝说,言将军会听吗?”顾千城艰难的开口。

简直是可笑。

他们这次得罪的人,非同小可。

如同一阵清风拂过,除了一个暗卫留在原地等候外,其他人都跃过防守的五个土匪,继续跟过去了。

半个时辰吃早饭加休息,对当兵的来说是一种奢侈。半个时辰后,他们脸上已不见奔波十几里的疲劳。

“原来,他们是冲着伊国的金珠来的。”向导年纪不轻,又是附近的人,知晓伊国再正常不过。

宫中侍卫再不敢冒然上前,只围而不攻,秦寂言上前一步他们便后退十步,双方始终保持三步的距离。

“嗯,”顾千城点头,提起裙子快步跟上。

“你这说法有意思。”封似锦极其自然的插了一句。

“嗯,有点困了。”顾千城转了身,侧身背对着秦寂言,一副犯懒的样子。

战场上,伤亡最严重的就是单增的兵马,面对凤家军和呼延千霆的联手攻击,单增三万人马被生生打散,失了人多的优势。

“哼,无事献殷勤,非奸即盗。”顾千城说是这么说,可仍旧低着头,就着秦殿下的手,小口小口的喝了起来。

一直睡在有火炉的地方,醒来确实需要喝口水润润嗓子。

“我以为你会生气。”秦寂言都做好了哄顾千城的准备,却不想顾千城居然一点也不在意。

这府中,也只有孙妈妈是真心关心她,一心为她好。

“这么说,皇上诏殿下和我回去,与长生门有关了?”平西郡王神色严峻,眼中闪过一抹担忧。

“封大人高材。”秦寂言赞许的点头,封似锦此举为他省了不少麻烦。

公子就在外面,公子可是再三提醒她,不得耽误老爷子用餐。

“一直只对你笑。”秦寂言立刻收起笑,一本正经,前后不到三秒,这变脸的速度让顾千城叹为观止。

当顾千城寻问时,有几个露出震惊与不可思议的神情,还有几个流露出害怕与恐惧,当然……这些人不约而同的用仇视的眼光,看着那枚白色的卵。

“顾姑娘,这枚白卵看着软嘟嘟,可是刀枪都刺不破。”为了证明自己所言无假,暗卫不仅拿刀戳了,还拿人面蜘蛛的触脚戳了。

暗卫满头黑线。

“如果是在此之前,你给我一百万两,我可以让你只赔三百万两,现在吗?我不想赚这笔银子了,不过君姑娘你可以去找愿意赚这笔银子的人。”顾千城放下手中的茶杯,起身,理了理衣服上折子,扭头道:“君姑娘,好心提醒一句,千万别去找封大人。你知道的,封大人一向廉洁,他是不会收这种银子的。”

言倾明白,秦殿下那么干脆的放赵王走,想必是早就有了想法。

“是。”面瘫言倾就是撒谎也撒得和说真话一样。

秦殿下自认不是小气的人,所以……

他大大方方带了回了。

景炎一边落泪,一边奋力的往前游,本该用轻功直接上岸,可他偏偏不……因为在水里,他就算是泪流满面也不会有人知道……

有秦寂言的命令,暗卫立刻拿出鱼网,将子车和老管家打捞起来。

“子车?”秦寂言转身,脸色微变,“快,把人拉上来。”

“兵马不是问题。”西胡内乱,就算没有风遥带来的兵马,他也有信心打赢西胡。

“我都是你的,你还能缺什么?”秦寂言一脸哀怨,他对顾千城还不够好吗?想要什么直接说就是了,他还会不满足吗?

“要姐姐吹吹?”顾千城这是玩笑,可承欢却当真了,用力点头:“好。”

顾千城摇了摇头,心里为承欢不值。

漆黑、空无一人的大街上,秦寂言踏着月色,慢悠悠的在街上走着,不多时就有一个黑衣人从暗处走出来:“殿下。”

“秦皇客气了。”大秦的皇帝,圣后称秦寂言为秦皇,摆明是没有把秦寂言这个大秦皇帝放在眼里。

“朕的皇后顾千城,前些日子在长生门做客,朕特意来接她回家。”既然是先礼后兵,秦寂言自不会在没有问出活火山的位置前,与圣后撕破脸。

“不可能……要给武家人翻案,就等于逼皇上承认,是他杀了太子。”当初武家人就是指责皇上谋杀太子,才被老皇帝一气之下斩杀了所有成年男丁,只留下女子与小孩,流放漠北。

边嚼着草顾千城边寻找药草,先把自己头上的伤处理一下,至于身上的伤顾千城倒是不在意,只是皮外伤,疼了两天就好了。

“如此一来,你的名声就坏了。”一国帝王被人囚禁于密室,这可不是什么好事。

“果然是翅膀硬了。”老太爷摇头叹息,眼神晦暗不明,看不出是后悔还是愤怒,总之很复杂。

做这个活时,顾千城几乎是趴在桌上,可见得要多小心了。

“那京城信奉神女的人呢?”顾千城又问出一个关键,而得到的答案,更让人觉得头大。

“真希望我看错了。”顾千城看向秦寂言,露出一抹苦笑。

“你真不需要上去吗?暗卫似乎忙不过,万一他们出事了怎么办?”顾千城担忧的道。

他救了这些人命,就足够了。

见几个被他救出来的大臣,都是真心感动,秦寂言也颇为满意。

封似锦看了一眼,没有说话,只陪她这么坐着……

择子虽是一味狠药,可这个时候确也是良药。没有择子,顾千城的孩子早没了。

可要让顾贵妃就此放过顾千城,她又不甘心,顾贵妃眼中寒光一闪,下一秒,咚的一声栽倒在地……

“不知?”这下麻烦了。

程老太爷一脸感激的道:“多谢殿下,殿下的恩情臣没齿难忘。”

走道里很黑,他虽然能在黑暗中视线,可却看不真切,只能凭借顾千城的气息,来断定顾千城的情况。

没有人比他更了解择子,顾千城中了择子,按道理孩子是不可能有事的。

“好疼呀!”顾千城紧紧握住老管家的手,指甲钳到了肉里,老管家却感觉不到痛。

“我没事,把彭长老绑起来,我们揪准机会就溜吧。”这船上的人,她倒是想救,可她没有那个本事。

“割破了手,就有血了。没事,伤口很快就会凝固,不会一直流血。”顾千城扬了扬手,蛮不在乎的说道。

顾千城在林子里走了三天,不见有人追上来,高悬的心终于落下了。

“看样子他们是不会找来了。”顾千城坐在一棵大树上,嘴里啃着冷硬的肉干。

一个眼神过去,侍卫立刻出去寻找了,而本着不知道就要问的原则,秦寂言就问了顾千城,要苏合香丸干什么用?

章节 设置

上一章 | 章节目录 | 下一章

章节X

武魂

设置X